我是自己肩膀上的一个脚印

空橙日记:

文/与橙


1.

很有意思,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高一的一个傍晚,教室里正掀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嘈杂声----晚自习还差十分钟开始。有些人聚在一起眉飞色舞地说着话,偶尔有几声清脆的女高音利落地划破蜩螗羹沸的空气,一小部分人什么也顾不上地埋头忙自己的活。这个时候,教室就像被音响上面调音量的圆钮逆时针转了一下,音量渐渐降低直至鸦雀无声。“好了我说一下,上次小测我们班的成绩非常好。”站在教室前门的英语老师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就连最后一名也上了一百分。”音响上的圆钮又被顺时针转回去一点,教室里小声议论开来。气氛变得比较轻松,我同桌拍了拍坐在我前面的人,说:“谁最后一名啊?”那个人四处张望了一下,又拍了一下别人,响亮地问:“对哦,谁是最后一名啊?”我也摆出了一副好奇的表情。我们瞬间被一种事不关己的轻松感所萦绕。晚自习铃声响了,音响被拔掉电源。


余光瞄到同桌正在专注地奋笔疾书,我才把自己小测的那张试卷从抽屉里拿出来准备用红笔改错,期间尽量用课本把试卷上端红艳艳的数字100盖住。


另一个晚自习,几乎是同样的场景。个性坚强的班主任面如土色地坐在讲台内,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这次生物考试我们班是年级倒数第一。她接过同学递上来的纸巾擦了擦,哽咽着说了一番类似于她从小到大只为没有得到第一名而哭过的故事。我开始为台上这个女人难过,因为她平时是那么的自信、威风、铿锵有力。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露出如此柔弱的一面。刚想到这里,她突然提高了音量:“我倒要看看这次谁是我们班的倒数第一!”投影帘显示她打开了一张排列整齐excel表。滚动鼠标慢慢往下移。还没有拉到最下,她不小心看到某个她期望很高的同学竟排在三十开外,于是停了下来恶狠狠地批评了一番。接着拉。到底了,全班一片阒静,静得出奇,包括站在讲台上的那位。过了三秒之后我才敢抬头看投影----没错,是我的名字。后来话题被班主任巧妙的转移走了。我心里松了一下,但好像把注满水的阀门也松开了。眼前慢慢一片模糊。我还来不及想年级倒数第一的班的班级倒数第一意味着什么,只是猜不透刚刚为什么这么安静。这个问题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

 

到了很后来的时候,朋友都对我身上与生俱来的自卑孤僻气质感到很不解。也有人觉得我对很多事情都抓得太紧、看得太重。一直以来我都很倔强地想,那是因为你们都没有掂量过,当你被归纳为“最差”、被所有你周围的好朋友好同学踩在脚下时的那份重量。高高在上的人,多么像是用全身力气踩在我的身上,并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炙热的脚印。


2.

到了高三之后,在书店无意间看到一本书。名字大概是类似于“适合大学生看的英文”。每篇是英文文章的在前,中文翻译在后。说是为了学英语才买的这本书,可是我拿到手上之后一直只看后面中文的部分。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我看到一篇非常精彩的文章,名为《人如孤岛》。其中的一段话如是说:


“我们本该用白日梦的似锦繁花来种下一片孤独,但是却用接二连三的音乐、闲扯、不肯听其言语的同伴来把孤独的空间堵死。这其实仅仅是一个填补空缺的问题,一旦喧闹停止,便不再有内心的音乐来填补空缺。我们要重新学会孤独。”


读完之后我被触动了一下,难以置信地去翻看前面的英语原文。为什么是难以置信?因为英语在我的印象里是这么的古板枯燥,它发展出这么美的文章的几率很小。带着怀疑和期待翻开原文:


“Nowinstead of planting our solitude with our dream blossoms, we choke the spacewith continuous music, chatter and companionship to which we do not evenlisten. It is simply there to fill the vacuum. When the noise stops there is noinner music to take its place. We must relearn to be alone.”


我等不及地要去翻看书里的其它文章,惊喜地发现每一篇都可以和刚才这篇媲美。于是,后来的每天早自习,我都在背这本书、把我喜欢的文章通篇都背下来。可以豪不夸张地说,这本书确实改变我了。每一个英文单词或句子,都像一个个原本躺着、站着或坐着的黑白的、静态的标本,慢慢被注入色彩、赋予表情和饱满活跃的灵魂。我也没有想过我这种见了老师躲都来不及的学生,有一天也会拽着英语老师,抢着向她背诵这么难这么长的英文文章。

 

这个举动的确让我在两个月内在英语方面有了质的飞跃。很多安慰我的朋友说,自信其实就是建立在努力与实力上的。她们说得没错。当我的两只脚,承受着我的爱好、努力和梦想,踏踏实实地踩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时候,我确实感觉不到肩膀上面的别人的脚印了。但对于我来说,这依旧不能算是最坚实的自信。

 

3.

我在内心深处经常这样抱憾自己: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总要付出比别人多200%的努力,才能有50%的可能性表现得和他们一样轻松。


大学的某一天正值澳洲的秋季。黄色枫叶时不时落在我的身上再落到地上,我怀里捧着几张稿子走向教室。脚步沉重得像是去参加葬礼,而枫叶只能更像是冥纸。到了教室我急忙来到讲台电脑前插上USB,可是我在电脑上怎么都打不开USB里的文件。这个时候,同学们几乎是成堆的走进教室,我的嘴唇周围瞬间凉得发麻,远方的物体被搅成糊状,双腿也瞬间对支撑我整个人这件事情倍感吃力。嘴巴在非条件反射性地念着我的USB在哪我的USB在哪,屏幕上的鼠标也被我颤抖的手打造成了一只无头苍蝇乱撞乱飞。老师过来帮了我一把,才顺利把我的幻灯片打开。在我演示之前,老师要面向全班讲一些话。我站在电脑后面,利用这段黄金时间使劲浑身解数平复自己的心情----它应该完全超过了排队等蹦极的焦虑程度。我专注地用眼睛横扫全班同学。我看到会用很快的语速聊天、高调开朗的澳洲女生们,我看到语言功底丝毫不亚于本地人的亚洲面孔、我看到平素沉着冷静偶尔会发表深刻见解的人们。我想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看到的这些人,中间得有多少位足以当我的老师?来不及想通这些问题,老师就让我准备就绪。我在深吸一口气的那一刻告诉自己,我应该把自己的脸子撕下来扔到窗外。我在投影帘旁站直身子,鼓足中气面带微笑地自我介绍,随后开始了脱稿演讲。我只记得我在那期间没有脸红过,也没有结巴过。结束之后全班响起掌声。我暗暗惊叹它的顺利----见了生人只会往桌肚底下躲的小时候的我,有没有料到长大之后会顺利地在这么多外国人面前讲话呢?大部分的人都轻描淡写的事情,在我这里就是莫名其妙地要经历这么多内心里的波折。


在我演讲之前没多久,我很幸运的看到这样一句话:自我令我自卑,忘我给我力量。我读这句话的感受就好像原本正拿着牙签好好剔牙呢,突然不小心戳了牙龈一下。当我对自己不满、并无奈地仰视优秀人类的时候,我会把“自卑”当作标签一样贴在身上,以示对自己的垂怜以及对世界的不满。我觉得全世界都在暗中细数我身上的瑕疵。但我好像还没想到这点:为什么我老是在谈论“我”“我”“我“?我的中心为什么老是围绕着“我”“我”“我”?世界这么忙,谁有空花费几万个脑细胞每天什么都不干就只在强调“你”“你”“你”?


4.

路遥说:幸福不仅仅是吃饱穿暖,而是勇敢地去战胜困难。前几天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一股暖流从心底骤然升上来。这么多年我所理想的状态就是要呈现一个自信的自己。我觉得我的身上已经有了“梦想”、“努力”和“坚持”这三个家伙所施予我的重量,我想要背负着这份重量,从自己那个虽然脚踏实地踩在土地上、却充满了“自我”的身体里面跳出来,勇敢地踩在自己身上,不怕脚上的泥泞弄脏自己的尊严。我肩膀上的脚印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一颗标志性的的烙印。而我会用一段非常漫长的旅途来让这个烙印趋于永恒----旅途的终点是自信,我正在途中幸福地远行着。

 


评论
热度 ( 20 )
  1. DC_WHL空橙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
  2. 夏树空橙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
  3. 生声映眸空橙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
  4. 秋末浅浅凉空橙日记 转载了此文字